当前位置:主页 > 资讯 > 读后感 >

《命若琴弦》读后感 一个无神论者的朝拜与救赎

时间:2020-08-27    来源:金牛股票公式网 http://www.zxl888.net/   人气:

  杨逸冰

在疾病面前,所有的无神论者都不堪一击。

人的身体只是自然界盛放生命的一件精致容器,说不上巧妙,说不上奇特,像一只精妙的怀表,渺小,脆弱。越是精美绝伦,越容易毁灭,越是一尘不染,越容易深陷泥潭,因为太精细,太洁白,所以融不得一丝污垢,一丝迟缓。人比这小小的表不知复杂上几个数量级,心灵上的一粒尘埃对人的影响更是远甚于此。

如果世间真的有神,那“它”又怎会在乎这小小的人间呢。马蹄踢踏过的几个世纪,何处不是伤痛,汽笛拉响的那一刻,人类真不知是该喜还是悲,当世上最大也最恐怖的花绽放时,人类已呜咽了千万年——有人听吗?人挣扎了多少年,便是向死亡前进了多少年,无论医学多么高超,无论科技多么发达,都无法阻止所有生灵自诞生以来亘古不变的宿命。死神的微笑无时无刻,无处无地不在漂浮,可以忽视它,可以装作看不见,但一闭上眼睛,一切又是如在眼前。如果这世间真的有神,那也只有一个,“它”战无不胜,攻无不克,是一把点燃了就不会再熄灭的野火,不断蔓延,夜的国度疆域永远都在扩大,死神永生。

死亡是不得不接受的礼物,是自生命伊始便刻入灵魂最深处的注定。精妙的容器里流淌着暗红的血液,那样易碎,仿佛轻轻一触,就会化作飞烟散去。既然知道了结果,又何苦来世间走这一遭,承受身为人的悲欢离合,爱恨情仇,最后带着不甘离去,有何意义呢?

然而,生命的存在不容分辩,我们所苦苦质疑,追寻的一切已成定然——我们从来没有被赐予过直面问题的殊荣,我们得到的是结果,没有任何选择。曾经突发奇想,如果将所有已知未知的变量都涵盖在内,是否就可以推演出这世界中荒唐的一切。现在想想,肯定是不可能,一个“所有”就已经封杀了一切可能,它是不可逾越的天堑,是丑恶的人与完美的神之间永远的路。再精密的仪器,也会有一个辨识度,怎会有通天的算法,可以辨识一切呢?如果它真的存在,这世界未免也太没有意思,将要走向末日了吧。我们成为我们,便已被赐予了得知开始与结果皆已注定的权利,但中间那一段路怎样去走,却无人规定。

没有任何超自然的力量可以规定那段漂泊的停靠站,人生是一个巨型迷宫,入口已经规定好,棋却要靠自己来下。是主动去追寻结果,还是坐等结果到来,截然不同。因为固然结果一样,品尝的方式不同,也会尝出不同的滋味。所以,在生命的意义这一看似宏大的命题中,结果只占很小一部分。

对疾病的恐惧,是对未知的结果的恐惧,对自己的恐惧,后者更甚一些,也更黑暗一些。世上有千千万万个人,其中最陌生,最神秘最难以琢磨的往往正是我们自己,因为了解,所以更不愿意去面对那个真实的自己,怕揭破多年小心翼翼的伪装和自以为高明的自欺欺人,怕看到自己的软弱和不堪一击。这种恐惧便是这血肉制成的精致容器中的那一粒沙,一旦落下,星火燎原,不可阻挡。而疾病与死亡是它的最佳诱因,因为二者皆是现代科学与哲学无法到达的模糊地带,在这里,如果没有一个强大的精神作为支撑,便唯有对自己编造谎言,用梦境与期望麻痹自己,不要一跌到底,从此陷入黑暗。这便是无神论者的朝拜,与此同时,也不可不说成是一种救赎。

钟表转动,车轮下的下一个生灵又是谁呢?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验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

注: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公众号